首页 >>

我是如何把父母逼到低声下气的份上?

你越长越大,父母对你也越发谨小慎微。

  他们不再像你小时候那些,想关你禁闭就关你禁闭,想混合双打就混合双打。

  当年那个嗓门比包租婆都大,在你夜不归宿的第二天,能跟你唠叨一天一夜的老妈子,现在哪里还管得到你是不是夜不归宿,只是每日每夜地数着你过年的归期。

  当年那个说一不二,只要板起脸就能吓得你半天不敢说话的老父亲,现在只要对你说话稍微大声一些,你就能把争执升级到吵架、把吵架升级到冷战,于是乎,本来就不善言辞的他就更加不知道如何跟你沟通了。

 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?
  我有。

  01
  我是家里唯一的孩子,父母自然宝贝得跟什么似的。

  去年6月,我提出要到北京打拼的时候,我爸躺在卧室的炕上,楞了半天。
好几分钟,才缓过劲来,说:你一个人,我放心不下。

  随之而来的是如同我孩提时,一贯的“说教”:你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你去北京养得活自己吗?现在拿着这点工资,还有我们能养着你,舒舒服服就够了。

  我一听急了,我是谁家的孩儿啊?有这样说自己孩子的吗?越想我越激动,语调也越提越高。
自然,我爸的声音也越来越小,很快便沉默了。

  声大气粗的我,第一次让我爸服软,他那晚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:孩子大了,留不住了,你开心就好。

  低声下气,又略显不甘。

  从小到大都是被“严加管束”的我终于争过了我爸,却不知为什么,一点旗开得胜的感觉都没有。

  才反应过来,父母与孩子之间,哪有对错,哪有胜负?所谓你赢,伤得是他们的心;所谓你输,痛得还是他们的心。
02
  我离家的那天,老爸起得特别早,却比平常要“忙碌”,假装的忙碌,只是不敢跟我说话。
从前远行,每次他都会帮我拉着箱子到小区门口,直到我打上车。

  可唯独那天不一样,他看着我走过书房的时候,站了起来,小心翼翼地说:我今天,就不送你了。
让你妈去吧,到了记得报平安,注意身体hellip;hellip;
  突然间,他好像觉得自己说得有点多了,闭上了嘴巴。

  我看着他局促地望着我,突然觉得我爸是真的心疼我了,我不敢看他,扭过头说了一句:知道了。
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家门。

  我妈后来告诉我:你爸那几天,都没怎么睡觉,即便睡着了,说梦话也在念叨你,你有空多给他打电话吧。

  虽然,我爸是个能在讲台上滔滔不绝拖堂半个小时的老师,然而每次和他通电话,时长都不过1分钟。
可是每每看他挂了电话,却立马兴致勃勃地给我的朋友圈留言点赞,嘱托我注意身体的时候,我不由自主地想起龙应台在《亲爱的安德烈》中曾经写到:所谓父母,就是那不断对着背影既欣喜又悲伤,想追回拥抱又不敢声张的人。

  所谓我爸,大概就是那个看到孩子成长即惊喜又不想放手,想挽留却只能任我远走的人吧。
03
  我妈原本是个不愿将就的人,为了心仪的学校能复读两年、高考三次的那种。

  为了我,她不知道有多少将就,职称30年没提专心养我,加班再忙也要问我吃什么宵夜。
我爷爷病重那会儿,更是因为我在中考冲刺,广州上海两头跑。

  有一次,她上班时候,不小心摔断了腿,在床上歇了一个多月。
非但不让我伺候,还总是说:对不起,妈没法给你做饭了,委屈你老是点外卖。

  上大学以后,我回家次数不多,每次放假回家,我妈都是4菜1汤的招呼我,其实若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家,吃得很清淡,白水烫青菜,煮次肉能吃好几餐。

  因为平时做得简单,手生,我妈总会加盐加太多。
每次尝完以后,就说:别吃了别吃了,这个做太咸了,不好意思,妈做的不好吃。

  客气得好像我是远房不常串门的亲戚。

  我说:妈,没事,我都吃的。

  她总要看着我吃得热热闹闹的才敢动筷子。

  三毛曾说:母亲踏着的青石板,是一片又一片碎掉的心,她几乎步伐踉跄了,可手上的重担却不肯放下了交给我,我知道,只要我活着一天,她便不肯委屈我一秒。

  那,也是我妈。
04
  偶尔,我会突然回家,我妈总是即惊喜又不安。
因为家里没有我喜欢吃的菜,只有鱼,于是她一定全副武装,要给我上菜场买菜,拦都拦不住。

  小时候,我吃鱼吃伤了,一点腥味都沾不得,所以我妈很少做鱼。
可她偏偏是在海边长大的,对鱼爱得不得了。

  每次她买菜回来,都会骂我说:臭小子,回家也不提前说一声,好不容易把你送回学校了,你妈我吃鱼吃得正开心,你就跑回来了。
麻烦死了!以后不许提前回家!
  眼睛里却总是充满了笑意。

  我觉得自己挺不孝的,连我妈吃鱼的权利都剥夺了。
自从我离家闯荡,大概我妈可以快快乐乐地吃鱼了。

  可她隔三差五就问我吃得好不好,要不要到北京给我做饭。
比起吃鱼,她更想我吃好。
后来我妈大概怕我嫌她烦了,就只问我钱够不够花,不够给我打。

  其实,我哪是嫌她烦,我只是不敢再说下去,一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,何谈照顾父母。
我怕我若是因为自己的窝囊不争气地哭了,还要害她担惊受怕。

  以前总是嫌母亲唠叨,长大了才明白,她的世界很小,小到装满了我们就再也容不下其他。
她常常忘了我们已经长大,就像我们常常忘了她已经老了。
05
  我们总说,只有相爱的人,即便向往山川、湖海,还能囿于昼夜、厨房。

  天生劳碌命的父母,为了你又何尝不是如此?
  曾经看过一组漫画上面说:
  当你还很小的时候,他们花了很多时间教你用勺子、用筷子吃东西hellip;hellip;
  教你穿衣服、系鞋带、扣扣子hellip;hellip;
  教你洗脸、梳头发hellip;hellip;
  教你做人的道理hellip;hellip;
  你总在逼问他们你从何而来,他们早就用行动告诉你,你是从他们心头掉下来的。

  所以,当他们记不清事情,或接不上话茬的时候,
  请不要怪罪他们。

  当他们扣错了扣子、系错了携带,当他们梳头的时候,手开始不住的颤抖,
  请不要催促他们。

  因为,你在慢慢长大的时候,他们也在慢慢地变老。

  可只要你和他们在一起,他们的心就是温暖的。

  hellip;hellip;
  我希望,不久的一天,我能让他们心安理得地享受我的伺候,而不是让他们谨小慎微、低声下气地体贴我的生活。
他们做得够多了,接下来,请看我的吧!
  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处;父母去,人生仅剩归途。

  作者简介:白板先生,清醒时做事,糊涂时读书。
微信公众号:知书叔叔(id:mog365)。

文章来源:大连口才演讲培训学校

标签:高考播音主持培训要多久,上海婚礼主持培训班多少钱,关于演讲比赛的新闻稿,演讲培训骗局,长沙播音主持培训班